主页 > 区块链交易所 > [imtoken下载]舜��B转型之惑:自相矛盾的收购 麻烦不断的实

[imtoken下载]舜��B转型之惑:自相矛盾的收购 麻烦不断的实

admin 区块链交易所 2022年06月26日

  另外,智宇实业进入国瓷5之后,并未实现当初的业绩承诺。在2015年的业绩补偿协议中,智宇实业股东刘三明、金石同和、恒�N资本等曾承诺,智宇实业2016年、2017年、2018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900万元、5200万元和7300万元,否则相关股东须向国瓷5进行现金或股份补偿。刘三明、金石同和等股东已经两次申请延期业绩补偿,理由是“国瓷5一直未能恢复交易,没有公允的股票价格”。截至目前,国瓷5股票已经停牌超过4年。

  2018年10月29日至11月2日,舜��B先后5次发出公司可能被终止退市的风险警告。今年10月,另一家B股公司东沣B也曾陷入退市“险情”。

  9月3日,舜��B与蓝湾公馆(深圳)商业有限公司(“蓝湾公馆”)和深圳市国融天下基金企业(有限合伙)(“国融天下”)签署了《收购意向书》,蓝湾公馆拟收购舜��B和国融天下分别持有的未来产业基金21.82%、5.45%的份额。但相关各方未能在11月30日前达成实质性股权转让合同,该收购事项被终止。

  从公司最新动作看,舜��B拟重新聚焦黄金珠宝主业,未来,该战略是否能扭转公司颓势,尚待观察。

  麻烦不断的实控人

  舜��B目前主要经营黄金珠宝业务,该业务即由控股子公司中金一品负责运营,是公司的主要收入和利润来源。

  股权关系显示,未来产业基金通过金石同和持有国瓷5的股份比例为19.72%,约1.61亿股国瓷5股票。舜��B称,这些股票是金石同和的主要资产,国瓷5估值决定了金石同和的估值。鉴于未来产业基金主要对外投资也仅有金石同和,因此国瓷5估值也间接决定了未来产业基金的估值。

  去年,舜��B还计划着抹掉黄金珠宝主业的标签。转眼,又180度转弯,欲收购中金一品剩余股份。

  戛然而止的转让

  在2015年国瓷5重整之际,金石同和与智宇实业实控人刘三明等一起进入国瓷5,持股19.72%,一直位居公司第二大股东。未来产业基金的唯一一笔股权投资选择国瓷5,应该也是意在公司的重组和重新上市。

  未来产业基金成立于2016年3月,是深圳深国融金融管理股份公司(“深国融”)旗下公司,主要从事对未上市企业的投资;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投资以及相关咨询。工商信息显示,2017年3月份,舜�醇�团出资1.2亿成为未来产业基金有限合伙人,出资比例约21.82%。根据基金业协会信息,未来产业基金备案时间为2017年10月10日。

  长期停牌的国瓷5

  但若按舜��B所言,“黄金珠宝消费相对疲软、迫切需要转型”,为何又很快有了前述对中金一品的收购方案?

  湖南微导成立于2016年11月,该公司业务与舜��B并没有协同性,其设立之初是为承担实施湖南兵器轻武器研究所承接的国家级某预研项目。

K图 200168_2

  值得一提的是,该收购事项舜��B也是在事后得知,“未来产业基金未能及时通知公司关于收购标的公司股权的事项,导致该关联交易事项未按合规的程序进行审议且未能及时披露该事项”。

  2018年9月,舜��B退出未来产业基金事项有所进展,蓝湾公馆恰巧是“有意向”的一位。

  此外,天眼查显示,关于陈鸿成的风险和预警提醒多达110条,其中多数为借款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合同纠纷等。

  不过,近年来,陈鸿成的主要投资并不太顺利。因为民间借贷纠纷,2018年初,金石同和大股东将深圳日�N创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日�N创沅”)、陈鸿成、丁立红、陈东伟、金石同和等告上法庭,原因为上述被告于2017年2月向其借款8000万元逾期未还,本息合计约1.08亿元。另外,自然人赵俊也因民间借贷纠纷将丁立红、陈东伟、金石同和等告上法庭。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致电深国融询问未来产业基金相关情况,工作人员一开始表示可以立马寻找相关负责人给予答复,后来回复该负责人已下班,第二天再致电时该负责人“已出差”。而舜��B、国瓷5、金石同和的公开电话也同样是打不通,或者打通后被推诿。

  近期,沉寂许久的舜��B(200168)再次迎来市场关注。

  其中,湖南微导股东之一的前海微导的控制人为葛振宇,其另一重身份是舜��B实控人陈鸿成的女婿。

  在收购金石同和已成事实后,舜��B实控人陈鸿成承诺:如公司未来出售或清算未来产业基金份额收回的金额低于1.2亿元时,则承诺在该事项发生后1个月内以现金向公司补足差额。

  仅一年多时间,舜��B就经历了拟清仓中金一品,到欲揽下中金一品全部股权的大转变。

  不考虑2018年度对中金一品商誉(500万元)减值计提,该交易将产生投资收益约426万元。不过,舜��B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769万元。这意味着,此次交易产生的投资收益不会改变公司今年亏损的状况。

  2018年8月,舜��B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曾介绍实控人的财务状况,陈鸿成因持有*ST保千的股票质押借款违约而引发一系列债务违约,持有的*ST保千、韶能股份等公司股份遭到冻结。今年10月,日�N创沅所持部分*ST保千又相继被司法划转,截至10月24日,日�N创沅仅剩5.26%的*ST保千股份。

本文网络收集整理,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nlive.com.cn/qkljys/7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