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区块链钱包 > [imtoken官网下载安装]中国法学网

[imtoken官网下载安装]中国法学网

管理员 区块链钱包 2022年06月08日
 

互金整治办(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要求各省、市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挖矿”业务。

关键词:区块链 应用领域法律监管 发展前景

参见?id=1642556238810525558&wfr=spider&for=pc, 最后访问日期,2019年11月24日

我国目前的区块链法律和制度规范建设仍相对滞后,在应用领域迅速拓展的时期,增强区块链行业的监管已是趋势。金融新技术的监管必要性来源于市场失灵、系统性金融风险等理论。不仅法律的规范和制度的构建有很大的问题,在监管领域也面临着很大的障碍。一方面,相应的法律主体难以明确,技术标准和法律责任承担主体的不明确使得监管标准难以制定。区块链的技术应用下公有链(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应用)的具体法律主体难以认定,使用者自由进出导致监管政策难以落实。虽然联盟链以及私有链在“部分去中心化”基础上成本较低监管主体也更明晰,但在明确区块链基础平台和技术服务提供者、技术使用者三者之间的责任下,如何用私有链和联盟链解决公有链的现实问题仍是难题。另一方面,去中心化的特点天然排斥监管,但是缺乏必要的法律制度规范和保护的相关活动,无形中也增加了市场交易的风险。在民商法领域,区块链依靠其高加密性可以自动完成交易,但是交易后续的相关法律问题尤其涉及《合同法》领域的责任承担以及合同撤销的问题;而在刑法领域内,因为本身的匿名性和加密性的特点,容易成为不法分子犯罪的渠道,滋生诸如洗钱、非法交易等金融类的犯罪。以上文司法存证领域和“区块链酒”的应用实例来看,区块链解决了数字信息的可靠真实性,却无法保证链下的真实完整和持续溯源。司法部门是否能实现高效准确的节点的审查和认证。而且,相应的监管部门对于区块链技术也缺乏明确的认识,监管标准和行业规范难以制定,也就导致了区块链技术应用的泛滥化。而区块链技术的广泛应用离不开智能合约的发展,但是智能合约的发展又对目前的《合同法》形成了很大的冲击。关于新技术和传统法律之间的协调,目前仍然没有明确的解决方式。法律具有明显的滞后性,但是对于新技术的迅猛发展相应的监管和指引必不可少,司法机关通过对个案的谨慎审理,对行业相关行为也会起到很好的规制作用。

2018.12

2018.09

参见《杭州互联网法院司法区块链上线》,载《人民法院报》,2018年10月10日第1版

2018.09

 

区块链在电子票据生成、传送、储存和使用的全程中“盖戳”,如果一张电子票据已经报销,就不可能再二次报了,因为这些被区块链盖上“已报销”的“戳”可追溯、不可篡改。同时,区块链电子发票由于其不可篡改性,有效规避了假发票。而这正是普通纸质票、普通电子票据很难解决的问题。这种完全透明的“穿透式技术”使得金融市场的“道德风险”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有效防范。

中国目前对于区块链技术的法律监管较为薄弱,多停留在行业标准等原则性规范,或者以“智能合约”技术展开的风险分析和防范。法院的实际判决较多引用《民法总则》下民事责任条款和《刑法》“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非法集资罪”等罪名。具体行业下的监管细则仍较为匮乏,导致行业应用领域“挂羊头卖狗肉”乱象频发。

不仅在各大城市区块链技术的应用落地在逐步展开,拥有庞大资源的科技巨头企业也在积极推动区块链技术的落地应用。以腾讯阿里巴巴为代表的科技巨头推动区块链技术应用落地的同时,也在更新拓宽着自己的业务领域。腾讯基于腾讯云的联盟链BaaS搭建与其他金融应用合作平台,将关注重心首先放在区块链金融方向,之后在2018年5月建立“智税”创新实验室,逐步推进在医疗、数字存证领域的落地应用。阿里巴巴和京东在区块链上的落地应用更多的集中在电商、物流溯源等领域,通过区块链技术打造可追溯的透明食品供应链,保障整个流通过程的安全放心。以科技巨头公司为代表,2018年是区块链开始大规模落地的时期,但是以医疗、能源为代表的大多数仍然处于落地初期,而区块链金融、供应链等因为本身的特性匹配有着更广泛的应用前景。但在供应链领域的应用中,区块链技术能保证信息上链后的真实不可篡改,却无法保障信息源的真实可靠甚至无法解决信息源造假的相关问题。因此供应链虽然被认为是区块链最具前景的应用之一,但各大巨头公司在具体技术落实过程仍有很多问题存在。

 

2018.02

计划。

三、区块链技术应用存在的法律风险

2018.07

 

财经事务与库务局局长表示,当局现阶段并没有推行央行数字货币的

二、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场景

时间

参见周润 卢营,《智能合约对我国合同制度的影响与对策》,载《南方金融》,2018年5月,总第501期

参见, 最后访问日期,2019年4月25日,据备案清单显示,第一批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项目所在企业,有63家属于北京企业,此外大部分企业集中在广东、浙江、上海、江苏。

(三)完善中国区块链法律监管的建议

 

日本金融厅(FSA)考虑通过金融工具和交易法案(FIEA),要求证券公司将公司资产与客户资金和证券分开管理。

 

 

 

该案经过杭州互联网法院审理后认为,这一电子数据通过可信度较高的自动抓取程序进行网页截图、源码识别,能够保证来源真实性和可靠性,因此该种电子数据可以作为本案侵权认定的依据。此后不久,2018年9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印发,自2018年9月7日起施行。该规定第十一条提到,当事人提交的电子数据,通过电子签名、可信时间戳、哈希值校验、区块链等证据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术手段或者通过电子取证存证平台认证,能够证明其真实性的,互联网法院应当确认。这是我国首次以司法解释形式对区块链技术电子存证进行法律确认。杭州互联网法院司法区块链上线,通过时间、地点、人物、事前、事中、事后等六个维度解决数据生成的认证问题,实现电子数据全流程记录全链路可信全节点见证。

以中本聪2008年发表的《区块链:一种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一文为开端,至2018年末,区块链已经经历了10年的历程。2019年年初,一些地方政府在其工作报告中提到积极发展区块链技术、扶持区块链产业,《人民日报》、人民网等主流媒体都用专栏报道了区块链。截至 2019年 5 月,北京、上海、广东、江苏、浙江、贵州、山东等全国超过30 个省市地区发布政策指导文件,开展区块链产业链布局。全国已成立区块链产业园共计 22家,杭州、广东、上海等沿海城市占比过半,其中20 家为政府主导或参与推进。

数据图表来源同18

2018.01

 

日本金融厅携手16家日本持牌交易所,成立“虚拟货币交易从业者研

2018.09

2018年5月,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中心发布《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对智能合约做了如下定义:由事件驱动的、具有状态的、获得多方承认的、运行在区块链之上的且能够根据预设条件自动处理资产的程序,智能合约最大优势是利用程序替代人为仲裁和执行合同。智能合约虽然有其不可篡改性、稳定性、透明性等特点,但是任何依托于技术发展的事物都有其不可避免地缺陷,智能合约也不例外。

 

日本国税厅推出数字资产税收方案,裁定数字资产收益属于个人“杂项收入”,按累进制税率报税,从15%到 55%不等。

 

2.2产品溯源领域

究会”,起草并建立首次代币发行的指南。

美国对于区块链一直是一种积极拥抱规范监管的态度,联邦政府给予了各州政府能够制定和实施自己的政策和法规的空间。例如,伊利诺斯州颁布了《区块链技术法案》,规定允许使用区块链开展业务,并禁止地方政府限制区块链或智能合同。怀俄明州已经通过了13条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友好的法律。其中之一是建立一种新型银行,从2020年开始可以为客户持有加密资产。内华达州通过制定条例398号,承认了居民使用区块链的权利,同时豁免了区块链和智能合约的赋税。

1.3票据领域

以“区块链酒”“区块链米”等为代表的区块链技术在产品溯源方面的泛化应用,从另一侧面反应了法律监管主体缺位,相关部门对于区块链技术还缺乏明确认知,监管标准和行业规范难以制定。例如,我国区块链技术没有明确的监管机构,相关管理责任只在国家网信办制定的《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中有所涉及。再如,区块链技术的广泛应用离不开智能合约的发展,但是智能合约的发展又对目前的合同法形成很大的冲击。关于新技术和传统法律之间的协调,目前仍然没有明确的解决方式。

时间

图表数据来源同18

日本:监管重心聚焦于加大数字资产交易所风险审核力度

基于区块链的转账支付系统具有高效率性、高安全性、高可用性以及高扩展性等特点。采用区块链技术,使用分布式核算,每一用户都能凭密码查询交易状态,资金实时清算,既降低交易成本和风险,又使交易效率大大提升。区块链在支付结算领域的应用起步较早且主要集中在跨境支付部分。依据本身自有的“去中心化”的特点以及可靠的数据库,有效的解决了跨境支付中转账周期漫长以及手续费高昂的问题,节约成本的同时也提高了支付效率。此外,对外贸易的发展促使跨境支付中诈骗行为越发猖獗,,由此会引发跨境支付风险以及其他法律风险。而区块链的分布式账本技术可以更高效的保障交易及支付结算的安全性。根据麦肯锡发布的2018年中国区块链行业分析报告,从全球范围看,区块链技术在B2B跨境支付与结算业务中的应用将可使每笔交易成本从约26美元下降到15美元,其中约75%为中转银行的支付网络维护费用,25%为合规、差错调整以及外汇汇兑成本。

2018.05

 
 

监管态势:逐步紧收,重点关注技术应用,持理性发展态度

 
 

2018.01

 

摘要:区块链在各行业和领域的应用愈发广泛,从金融领域的支付结算、供应链金融等拓展到非金融领域的产品溯源、能源医疗、电子存证等,在带来颠覆性创新的同时,也面临着相应的障碍与挑战。这不仅是相关技术薄弱可能引发的安全风险,还涉及到诸如电子存证这些领域法律介入的界限以及区块链固有的去中心化特点导致的监管难题。由于底层平台的欠缺、性能不完善以及兼容性不足等原因,导致区块链应用层发展仍然属于初级阶段。区块链行业应用进行分类监管,实现法律监管为主与行业自律为辅结合。根据区块链的不同类型,进行针对化监管,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及其配套制度。

区块链从1.0时期的数字货币走向2.0时期的智能合约,区块链2.0智能合约的发展,推动了区块链在各行业多领域的应用。不仅涉及到金融行业的重点领域诸如支付结算,证券保险领域,供应链金融等,还在非金融领域比如电子存证,产品溯源,能源,医疗等领域逐渐开始普及。应用普及的背后是个人信息保护、智能合约等相关法律风险的涌现,区块链技术与法律监管并非处于水火不容对立之势,厘清具体的应用场景不仅对法律风险的防范至关重要,更能推动“依法治链”下区块链行业健康长久发展。

2.区块链在非金融领域的应用

See Sarah Krouse:“ Bitcoin’s UnlikelyEvangelist: Fidelity CEO Abigail Johnson, WALL ST. J., May 23, 2017.

 

日本金融厅交易所业务公布整改11个步骤。

信任对现代商业社会的形成和发展至关重要,这种信任机制使得供应链金融具有广泛的市场前景,但是发展也有一些固有的阻碍,诸如供应链平台的数据安全性和可靠性难以保证,其次供应链中的核心企业的信用难以传递至多级供应商,容易导致企业陷入“融资难、融资贵”的困扰,再次,供应链金融本身具有风险难以把控、信用操作成本高的问题。而通过区块链搭建供应链金融平台,在解决固有的一些痛点的同时,利用自身的多点共分布式账本等特性,使得传统的供应链金融为处于更为末端的小微企业增信,帮助上下游企业依托核心企业使其同样获得银行信任。

2019年 1月 1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正式公布了《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该规定自 2019年 2月 15日起生效。这一规定的出台,从四个方面对区块链的监管予以了明确。第一是该规定监管的主体的确定,第二是监管方式的明确,第三是对监管主体义务进行了阐述,最后是对于相应法律责任的承担进行了明确。作为第一个由中央国家机关颁布的专门针对“区块链”的规范性法律文件,《规定》中第八条确立了区块链使用者身份实名制,第十条明确禁止利用区块链从事危害国家安全及违法犯罪,第十一条规定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要履行相应备案手续。除去规定区块链服务者和使用者的法律义务外,第二十条明确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违反本规定第八条、第十六条规定的,由国家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据职责,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的规定予以处理,第二十一条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刑事处罚。

作为创新前瞻性技术的区块链技术,在现有的供应链金融领域的应用还处于基础阶段,主要致力于解决节约交易成本、提高行业效率、简化交易操作流程等基础方面,对于区块链在供应链金融应用中的安全性以及数据证明的可信度和加密算法、监管机制等还需进一步完善与提升。而且需要认识到区块链技术在供应链金融领域的应用不是万能的,技术是更好推动信用机制建立和打通交易双方的助推器。供应链金融的发展在依托区块链技术的同时更是要解决上下游企业的信任和风险防控。

 

美国税务局(IRS)宣布,已与其他四国税务机关合作成立全球税务执法“J5”组织,应对虚拟货币相关的犯罪行为。

 

日本 CoinCheck 交易所发生NEM 被盗事件,引发了日本金融厅对 国内数字资产交易所的强化审查。

四、加强对区块链技术的法律监管

本文网络收集整理,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nlive.com.cn/qklqb/7335.html

标签: 法学   中国